五米五

食性杂杂杂,谨慎关注!!!!!
所有文字单凭热情,如有不妥立即更正。
【热巴,吴亦凡,盾冬,福华,狼队,科学组,虫绿,彬峰,闳杰,秀炖】

【闳杰】没有太多感情戏——明杰视角1

☆【繁體完整版☞「點我」】

【第一人称,视角混乱,私设甚多,基本虚构,慎看(๑´ㅂ`๑)】

【去磕了点料,,发现我真的是私设太多了,要不,就当我是架空╮(╯▽╰)╭威~】

【一想到某位会看同人文就觉得莫名羞耻"(ºДº*)纠结了一下还是打了tag,求同好(๑ºั╰╯ºั๑)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以下,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是以纶的生日会,子闳有通告没能赶回来。看以纶巴巴看着门口的样儿,宏正当场就发话给子闳打电话骂他一顿,当然这重任就落到了我头上。

我推包间门出去的时候以纶正在唱歌,一首我没听过但一听就掉一身鸡皮疙瘩的那种歌,受不了啊受不了,幸好我奉着“圣旨”出来了。

我没想到子闳会秒接,所以我在洗手间洗我被糊了蛋糕的俊脸,手机就随手放洗手台上,等我想起我在和子闳打着电话的时候,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显示通话一分多钟了。

连忙接起时那头居然还说着话,“喝醉了?不会吧,聚会不才刚开始嘛,明杰,许明杰!人呢?其他人呢?喂!,,,”

我听着那头的自言自语突然不想回他了,就想看看这家伙到底能说多久,可惜没忍住,笑出了声,那头的家伙态度立即就变了,“许明杰!你故意的!”

“哈哈哈没啦,怎么会~”我实在没忍住,笑开了。

那头一片沉默,哈,就会这招,一生气就不讲话。

“好啦好啦,开始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洗脸呢。”

“所以后面是故意的?”

“怎么这么小气啊威,嗨,不对啊,我给你打电话可是奉旨骂你的,怎么成你骂我了!”

那头又沉默了,不对,事情比我想象的复杂啊。

半晌。终于还是开口了。

“以纶怎么样。”

“好着呢,那歌唱的听了我一身鸡皮疙瘩。你,是不是有事瞒着我?”

“,,,怎么会,我能有什么事。”

“那你现在在干嘛。”

“我,我背台词呢。”

“在哪?”

“你问那么清楚干嘛,要查岗啊。”

“对,查岗,你如实交代吧。”

“不要。”

“吼,你这家伙也太干脆了吧,行了,你不愿意说我也不会逼你,什么时候想对哥哥倾诉一下,就来找哥哥哈!”

“滚了啦!”

挂了电话,拂了脸上的笑,对着镜子看里面那个家伙,什么时候他对我有秘密了呢。

,,,,,,,

子闳那家伙从小就和别人不太一样,高中的时候瘦瘦巴巴的,骨子里却很倔强的一个人,整个人和他的年纪就不搭。

其实第一次见他和他说的第一次见我时间不太一样,我第一次认识到这个家伙是因为学校的公告栏。

学校门口两块公告栏,一个惩罚栏,一个表扬栏,两个栏里都明晃晃的写着他的大名,一个批评他在校期间打架斗殴,记大过,一个表彰他作文获奖,记大功。我和朋友经过那公告栏的时候无意中就撇了眼,从此记住了这个名字:林子闳。以及一张很拽的照片。

和他成为朋友是因为另一个巧合。那时候我和朋友正一块打篮球,中场休息的时候就看见子闳被一堆人围着,我拎着水瓶就过去了。拍拍其中一位的肩,“干什么呢?”

类似领头的那个老拽的一仰头,“管什么闲事。”

蛤,我管闲事?我就好奇不行吗。

我还没说话,子闳就开口了,“和他没关系,他就是好奇。”

小伙子很懂我嘛,就冲你这么懂我的心思我也得帮帮你啊。

“我是他哥,有什么事找我说,还有,那个搭他肩上那个蹄子给我拿走!”其实我一个打他们几个胜算还是有点小,不过话都丢出去了,反悔是来不及了吧。

有家伙偷袭我的时候,我还没反应过来,是子闳一把抓住了那人的拳头,“偷袭算什么,要打就正面打啊!”

嚯哟,没想到这家伙火气还蛮大的哦,看着也不像白斩鸡怎么就让那群家伙给欺负了呢,“一群人打两个还搞偷袭,这脸皮是丢在家里了吧。”

虽然胜算不大,但气势还是要足的。

当然结果架没打成。因为我朋友们看我不见了来找我,一群180+的家伙往我身后一站,那画面我真不太想形容,现在想想莫名羞耻。

那家伙真的很出人意料。我去拍拍他肩膀想安慰他一下,结果他直接拍掉了我的手,怎么说我也算他半个救命恩人吧,结果就这样的待遇?

“太不给面子了吧,我是你救命恩人诶!”

“不用你救。”

“怪不得被打,不是第一次了吧,林子闳。”

不得不感慨下那家伙的惊讶脸真的很好笑,还挺漂亮:面无表情,眼睛微张,紧接着眨眼,再眨眼。

“别对我放电啦,我绝缘。”

现在再回忆那个时候,总是有种恶霸强占良家少女的感觉。

,,,,,,

之后我们的相遇莫名其妙的多起来,也是后来,我才发现我们居然是邻居,缘分这种东西真是让人无语。但我俩还是不熟。

再后来,那场架还是打了。

某天,我正睡觉,那家伙来我教室敲我桌子,说是有场架让我帮下忙。我睡得正迷糊,闭着眼满桌洞的捞手机,然后递给他,“我手机,地址发我手机上。”

然后我就睡过去了。

我醒的时候完全忘了这件事,是个妹子羞答答的来我桌前问我要他的手机号的时候,我才猛的想起这件事。

早过了约定时间。

我赶过去的时候,局面已经成了他单方面被打,我当时真的想先给自己一拳!

打架过程记不太清了,就记得结果挺惨的,我俩都挂了彩,躺在地上直喘气。

“喂,你就叫了我一个人,你朋友呢?”

“我没有朋友。”

“所以你就打算我陪你被打?”

“你有朋友。”

“你思维方式真奇特。”

“,,,”

“对不起,,,我迟到了。”

“,,,其实我没想到你会来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我听这句话非常火大,也不知道哪还剩的力气一把揪起他,狠狠地给了他一拳,哈,挺好,终于和我一样的熊猫眼了。

他还挺帅气的摸了下嘴角的血,拜托,你嘴角的血不是我打出来的好嘛 。

“没想我来又为什么要约我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我真是三道线了,谁的人生能遇到这么个奇葩啊!

“行吧,就当我助人为乐了。”我给他了拥抱,瘸着腿离开了。

我到现在也想不通为什么当时会给他那个拥抱。而且我没有因为有过这场“生死之交”变得熟悉起来。

,,,,,,,

这家伙虽然偏科挺严重的,但也算是名副其实的好学生,但有点很奇怪,我每次睡过头的时候都会在路上遇到他。我急匆匆跑前头他就在后面不紧不慢的,“你不能快点?”

“急什么,反正都迟到了。”

我听这话也不太想赶路了,“你经常迟到?”

“我只是没太有时间概念。”

“好有力的理由。你们班导不会罚你?”

“他习惯了。”

“所以?”

“我早自习课没在教室上过。”

这个家伙真的是!欠揍啊!

果然,我真的在教室走廊又遇到了他,正出神的望着外面的风景。可能他感受到我目光的“炙热”,猛的转头看向我,我都没机会收回视线。

他朝我做口型,“你,怎,么,也,被,罚,站,了。”

我翻了个白眼,本来这天是学校改上课时间的第一天,为了给学生个缓冲期,只要迟到不夸张的都免于处罚,可惜,我是那个迟到很夸张的那位。

我学着他的模样对他做口型,“还,不,是,都,怪,你。”

他居然笑了,认识那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见他笑,而且那一瞬间我居然觉得这人笑起来挺可爱的,一脸酷酷的家伙笑起来变得傻兮兮的。

也是奇怪,我们是这时候才算真正成为朋友,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。

然后我们就开始朋友的相处模式。

我也逐渐看到这个人不一样的一面。

他早熟的很,在我们还在看《三只小猪》的时候,他已经开始看《战国策》了,眼界也从来没和我在同一水平上过,当然,我是再说我的眼界更高。很有自己的思想,举个简单点的例子,在我早上不知道是喝奶茶好还是喝豆浆好的时候,他已经给我买好了甜粥,,,当然,开个玩笑。

也或许是因为他起跑线太靠前,他的日常简直能用糟糕来形容,糟糕到连朋友是用来做什么的都不知道[这句有点开车的感觉,其实并没有,没有!自述者注]。

他第一次打篮球就是我带的他,他那张臭掉的脸,我现在想想还是觉得搞笑。

他连基本规则都不懂,上球场打了两下就被嘘下了。连着我也被踢掉了。

“啊歪,你走那么快干嘛?”

“我说了我不会。”

“不会没事啊,我教你。”

“我连基本规则都不懂。”

“都说了我教你,喂,你在走那么快我也生气了。”

“,,,”

他居然没停,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留给我!而且他还越走越快,虽然我俩个身高差不多,但腿长似乎不太一样,我只能在后面小跑着跟着,“喂!你等我一下,我很累诶。”

没想到这句比刚才那句管用多了,他直接停在那里。吃软不吃硬的家伙!

我追上他顺手把胳膊搭在他肩膀上休息一下,他瞥了一眼没说话,“闹那样嘛,呼,一言不合闹脾气,你还小哦。”

“你,,,是不是也觉得我,,,”

我的天,我真的很讨厌他这样子问我,“你是不是想找揍!想挨揍你直说啊!”

他耷拉着眼,耷拉着脸,那落寞的样子让我真的很想捏他的脸,,,嗯,然后我就真那么做了,wow,人不胖,脸上倒是蛮有肉的,好Q,好有手感。

“先生,请问你摸够了吗?”

失误失误,太沉迷于美色了,误事啊!“哈哈哈,那个,哈,手感不错哈。”

他翻了个大白眼,没接话。

“好了啦,别生气了。我哄女朋友都没这么哄过。”

“那你去哄你女朋友啊,在这哄我干什么。”

“行,过,我说过,这事过!”我真越认识越发现搞不赢他这个人,“那你想怎样?”

“教我吧。”

“我从一开始就说教你啊。”

“我不是说篮球,不只是篮球。”

“,,,”我,其实是有被他的认真脸电到,你知道的,那种眼睛很好看的人就紧盯着你的时候,你就有一种被他施了定身法一样的感觉。

“喂!你刚才还说好的。”

“咳,我是怕把你教歪了。”

“你是挺歪的。”

“啊喂!”

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“好了啦,我知道,你就想霸占着我是不是。行啦,把你的电眼收一收,我又不绝缘!”

“可是我们认识的第一天,你说你是绝缘的。”

“,,,是你自己人设崩坏的哦,不要说我带歪的。”

“看,我才和你在一起几天就歪掉了。”

“,,,”子闳一定是被调包了,这不是我一开始认识的那个屌炸酷炫的冷冰山。

,,,,,,

我们的命运大概就是这么绑在一起的。

说个秘密,子闳其实很黏人,当然只黏他熟悉的或者他想要黏的人,目前我就只发现了我自己一个。

黏人到什么程度,大概是把我的朋友都挤走了的程度,大概是跟我一起签了可米、进了剧组、成了组合的程度,大概是把他的梦想和我的绑在了一块的程度。

【明杰视角高中篇,完】
【tbc倒数第四章】

评论(5)

热度(28)

  1. 东临碣石五米五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