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米五

【有事,闭关】

【闳杰】没有太多感情戏2——子闳视角1

【第一人称,视角混乱,私设甚多,基本虚构,慎看(๑´ㅂ`๑)】

【子闳视角没那么欢脱,甚至有那么点沉重,所以,,,慎看,,,还有,涉及三观问题。】

【1☞「 」】

——————以下,正文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今天是以纶的生日会,但我没有去。因为尴尬。因为昨天。

其实准确来说,昨天才是以纶的生日,他是和粉丝们一起开了生日会。今天纯粹是我们队里自己的聚会,或者说是借着由头聚一次,毕竟我们聚一次太难。

我其实有跟哥打过电话报备,所以没料到明杰还会给我打来电话。

接到电话我还慌了一秒,手机差点丢出去。果然,做贼心虚。

更让我慌的是那头没有明杰的声音,只有流水的哗啦哗啦的感觉,我第一反应就是他被灌酒了!明杰酒量很好的,敢称自己是千杯不醉,这要是真醉了,那得被灌了多少酒。有那么一瞬间我后悔没有去聚会了。

还好后来明杰接电话了,是误会,不然真不敢保证我会不会直接奔过去。其实有听到明杰的声音第一反应是心安,再才是生气,气他耍我,气他不爱惜自己让我担心。

至于通话内容,我只能说,不愧是和我认识十年的人,我的心思全被他通过几句话就知晓了。我在他面前就是一张背面朝上的答案,他只需要轻轻的掀开就能知道我所有的回答。当然,他一般不会掀开。

,,,,,,

我们认识挺早的,早在进可米影视之前我们就很熟了。

第一次见面他就救了我,一个非常言情的相遇情形。

我这个人真的有点和社会脱节,幼稚园时已经在想黑洞是什么这种问题,很奇怪吧。所以我国中的时候开始装白痴,想着这样就可以交到朋友,然后就被欺负,被逼着脱裤子。在上高中的时候就想着要改变,不想装白痴,但还是遇到很多瞎人瞎事。

遇到明杰的那次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被打了,我都感觉自己要习惯那种不正常的生活方式了,许明杰就出现了。

我这种描述好夸张啊。

但他在我心里确实是不太一样的存在。

其实我第一次见明杰的时候对他并没有太多的好感,即使是他救了我这种言情桥段,也没有让我有什么“一见钟情”的感觉。我不太想让别人救我,尤其是一个看起来比我还要小的人。他那时候脸很小,眼睛又大又亮,肌肉也不像现在这么夸张,他还喜欢笑,笑起来眼睛会变小,弯弯的,更像小孩子。

也是后来我才明白,他只是外表显得比我小,实际年龄比我大几个月,心理年龄比我大几年。后面是他一边倒的照顾我,而我似乎,,,

但我也确实是从第一次相遇之后开始注意这个人的。有个奇怪的定律,当你注意到一个人的时候,你会发现他经常出现在你的生活里。

我看过他打篮球的模样,个子不高胜在灵活,我听不懂规则,却能听懂别人对他的喝彩,我看不懂技巧,却能看懂别人对他赞赏的目光,我看不出他的优秀,却能看出场边女孩对他的崇拜。

我看过他和别人打闹的模样,很欢皮,笑点不高,常常被逗的笑到弯腰。明明很独立的一个人却很喜欢挂在别人身上,毫不吝啬与他人的身体接触。

我看过他打架的模样,一脸戾气,脸上的稚气全被凶狠替去,眼睛微迷,里面没了灵动。出拳又快又恨绝不留情,落在自己身上的伤不管多疼都不在乎。不得不承认,他凶狠的模样是挺让人害怕的。

我见过他等人的模样,一个人双手插兜靠在走廊边,眼睛垂着面无表情,直到要等的人出现、走进,他的表情开始柔软,笑容一点一点扩大,直到那人走到身边,他会直接搂住那人的脖颈,和他嘻里吧啦的说话,眼睛里再也不会有别人。

是那一刻,我想要成为被他等的那个人。

,,,,,,,

叫他出来帮我打架是我一时头脑发热,看到他如此爽快的递给我他的手机,让我把地址发给他的时候,我一时竟然放纵了我的冲动。

等我头脑冷静下来我都有种想去偷他手机、删掉我给他的消息的冲动。所以当我没有看到他出现在约定的地点时,我居然有种受虐般的愉悦感,那种感觉我后来有和明杰说过,他说我那是受虐惯了,要是放在现在我早去他家里咬他了。我果然是因为他变了好多。

然后他来了,打我的那个头头揪起我的衣服,把我的脸朝着他的方向,说:“看,真是‘好朋友呢’,,,”

那头头废话挺多的,但我只听见了第一句,其他的时候我都在开小差,因为明杰,因为他愤怒的脸,因为他握紧的拳,我当时好像笑了,被扯到嘴角才想起来自己的境遇有多么糟糕。

我当时特别想问他,既然决定了不来又为什么临时改意,看我如此狼狈的模样。

中间的混战真的记不太清了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他伤的比我重,他又要打架又要分神替我挡着,那群混混走的时候他就躺在地上,那一刻我真的怕他死了。那种揪心的恐惧我今生不想经历第二次。

还好,他还有力气打我。

我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打我,我有说错了什么吗?

还有最后那个拥抱,莫名其妙,,,的温暖。

我应该是从这时候,开始把他当成朋友的,但我们之间的交流少的可怜,大概点头之交?为什么?或许是因为我内心的自卑,单方面的他帮我让我缺乏平衡感,我怕把他放在我心里太重要的位置,而我对于他却是个无所谓。

,,,,,,

交流多起来是因为一次迟到,有点是因为我的缘故,虽然我不太想承认。奇怪吧,“生死之交”都没能让我们俩熟起来,一次迟到却拉起我们俩之前的桥,大概是那让我有了奇妙平衡感?

当时我正看楼前那棵比我年龄还大的树,脑子里却纷飞着各式各样的想法。直到我感觉到有人在看我,而且明目张胆肆无忌惮。我猛一转头,看见了他略带惊愕的脸,本来就不小眼睛睁的就更大了,然后就有点羞涩的朝我笑,我见过他那么多表情,却还真是第一见到他还会羞涩的。

之后的相处出乎意料的融洽,我不知道他是在容忍我的个性还是我们真就那么合拍。我这个人很感性,也很敏感,常常一点小事就能让我不高兴,用明杰的话来说,就像拒人千里的冷冻肉,守着那刺人的冰碴当盔甲。

他说,他会把我扣在他旁边,让我不要去烦恼太多。

他真的有说道做到。

有一次他约我出去,说是给我个惊喜。我以为会是什么奇怪的礼物,结果他把我领到离学校不远的地方,在那里我看到了曾经欺负我的那个混混头头,对脸其实没太有印象,但前额那挫红毛真的太让人印象深刻了。

“许明杰,你什么意思?”

“帮你报仇啊,现在他就一个人,有什么仇什么怨现在发啊。”

那个混混头青一块紫一块的脸,一看就知道被打过了,哆哆嗦嗦的抱着头半靠着墙,看来被打的还不轻。

“你走吧。”我对那人说。那人瞥了我一眼,再瞥了一眼明杰,没说话也没动。“许明杰,让他走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语气里有明显怒气。

“你现在在做什么,像他们欺负我一样欺负他们?像他们脱掉我裤子一样让我也脱掉他的裤子?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”

“那你又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”他拳头握得很紧,在我以为那拳头会落在我脸上的时候,他一拳打在身后的墙上,“滚!”

那声“滚”真的直接砸在我心里了,那一瞬间我都怀疑它是否把我的眼泪都砸出来了。没有犹豫,转身,抬脚,离开。

他突然一把拉住我,有点急,“你干什么?”

“不是你叫我滚吗?”仰头对着他,其实不过是在试图把眼泪憋回去。

“我又不是在让你滚,我是说他”他指着缩在一边的混混对我吼。那混混倒是很机灵的,趁着这空挡跑到没影。

而我则被憋住一句话说不出。

“喂,怎么不说话,刚才不是挺能说的嘛。”

“让我说什么,感激你?”

“停。如果你要一直这样和我呛声的话,你还是不要说了。”

“,,,”

“啊喂,你还真不说啊。”

“我怕我一开口又会和你吵起来。”

“对不起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喂,正常程序不应该是你也说对不起,然后向我承认错误嘛?”

“我没错。”

“我有时候真的很想撬开你的脑袋看看你在想什么!那你就真认为我是错的?我有什么错,我是在帮你,你看不出来吗?还有,他那种混混打一顿又能怎么样!”他真的急了,青筋都爆出来了。

“所以呢,以恶制恶,以暴制暴?如果那真的能让我摆脱之前那种命运我早就做了!我需要你,不是要你去帮我报仇帮我打架,我不是要你的守护,我是需要你这个人!”

我好像生平第一次这么矫情的说话,尤其还是和明杰,感觉好奇特。说出的话也多是没经过脑子,就那么借着怒气说出了口。

他没出声,打在墙上的那只手分明流着血,他却没知觉一样一下下摩挲着脖颈,眼神则开始不自在的飘忽。

冷了一下,他似乎还是没有开口的打算,我却越看那只流着血的手越难受。拉过他那只受伤的手,牵着他的手腕,“走吧,我家有医药箱,给你擦点药。”

他第一次那么“乖巧的”任我牵着。

,,,,,,

“你刚才说的话好惡。”

“那你当没听过!”

【子闳高中视角end】

【倒数第三篇】

评论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