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米五

【有事,闭关】

【SpeXial】人在江湖飘

【人物ooc到我都不想预警了,怕吓得你们都不敢看了><】

【人物设定是《今是古缘》里的,不知道的可以去看看☞「点 我」「点我 」】

【目前在一起的只有宏正+伟晋】

【本章闳纶预警】

一、小鸡炖蘑菇

雨下了三天三夜,这天才微微有了晴的意思。

宏正一脚踏在栏上,看着寨子里草屋上的蘑菇直摇头。伟晋却喜滋滋的提个篮子要去采蘑菇,说是要做个淮北名菜。

伟晋细皮嫩肉的自然没受过苦学过武,长在屋顶上的蘑菇又不会自己掉下来让他白捡。琢磨半天主意的伟晋闯进了子闳的房间,拖着睡的正香的子闳就往外走,被明杰一把拦下。

“光天化日就抢人啊,还有没有王法了?”

“你现在要他又没用嘛,借给我,我中午做小鸡炖蘑菇。”

“,,,,,,拿走吧。”

子闳就这么轻易被一顿小鸡炖蘑菇给换了去。

没办法,明杰刚来寨子的前两年吃的都是宏正做的饭,那味道比子闳第一次做饭的味道还要糟糕,而且整整两年厨艺没有丝毫的长进这点,也算是门绝技了。更重要的是,英明伟岸器宇轩昂的黑风寨寨主大人非常喜欢做饭,每顿饭必然亲自做。

明杰就这么苦了两年,终于等来了救星,,,,,,抢来了救星。

伟晋做饭比宏正不知要好多少,连一向对自己厨艺非常自信的宏正也不得不承认这点,伟晋逐渐掌管了厨房的所有权,明杰和子闳为此还去谢了菩萨的灵验。

子闳站在屋顶上的时候还有些没睡醒的懵懂,望了望下面举着篮子满眼期待的伟晋,又看了看长廊处想要偷袭宏正的明杰以及明显已经有所察觉的宏正,晃了晃脑子想了起来:哦,又是美好的一天呢。长长的伸了个懒腰,又慢悠悠的做了几个深呼吸。

还在下面举着篮子的伟晋等不及,拿着篮子里的青椒朝子闳扔了过去,“你做什么呢?我让你上去是让你去展示身材的吗?”

子闳反手接住了青椒,看了看扔了下去,“我不想吃青椒!我要吃肉!”

伟晋要被气死了,早知道这家伙刚起床会傻就不该拉他来,“想吃肉对不对,那你看见你脚下的蘑菇没,帮我采几朵,中午给你做小鸡炖蘑菇?”

子闳没回应,眯着眼朝寨子入口的方向看去,那小小的身影怎么看怎么眼熟,而且那挥手的方式就更熟悉了,是谁呢,,,,,,

伟晋朝着子闳视线的方向望去,还跳了两下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,再抬头,上面早已没了人影。

没采到的蘑菇的伟晋悻悻的去长廊找宏正,“子闳怎么了,被吓得像兔子一样就跑了。我蘑菇还没采呢。”

刚刚还踢宏正小腿的明杰听了伟晋的话,也一个闪身消失在长廊的拐角。

“,,,,,,,??”伟晋彻底懵了,“我又不是来找他采蘑菇的,他跑那么快做什么?”

“一会你就知道为什么了。”宏正神秘一笑。

“奥。”,伟晋不在意的应着,心思还在他的蘑菇上,“走吧,今天吃不吃的成小鸡炖蘑菇全靠你了。”

“我腰疼,,,,,,!”

伟晋牵着宏正就往蘑菇那走,完全不顾身后人的哀嚎。

 

到了吃饭的点,饭香都飘了很久了也没引来那两只饿鬼,很不正常啊,以往那两个人一定早早地就守在桌边等着开饭。

宏正看准了伟晋发呆的时机,又想对着小鸡炖蘑菇下手,被伟晋一筷子截住了,“有个当哥哥的样子嘛,再等等他们。”

宏正叹了口气放下了筷子,“早就告诉过你,他们要能脱得了身早就过来了,看今天这情形,怕是连晚饭他们都赶不上了。”

“这么严重!那你不帮帮他们!”

“躲猫猫要我帮什么?”

“,,,,,,,”

伟晋以为自己已经习惯了这黑风寨的种种反常,比如寨子里算上他只有六个人,比如宏正做饭能毒死人他的弟弟们却还能吃得下去,再比如三个当家一个个武功高强却每天无所事事。可今天,伟晋觉得自己对这个寨子还是不了解,两个成年人为了躲猫猫错过吃饭也是奇事一件了吧。

宏正看伟晋的态度软化了,连忙拿起筷子夹起了自己觊觎已久的那块肉,还没放进嘴里就听见一句。

“哇,小鸡炖蘑菇!”

宏正吓得一激灵,筷子一抖肉就掉在了地上,被同样觊觎很久的二黑一口叼了去。

宏正生气了,很生气!扭头怒视门口那位出声的仁兄。仁兄不矮,倒是一副娃娃脸的长相,身着的一身贵气的锦纹白衣。

“嘿!别这样嘛,我也不是故意的,而且我带了醉香楼的菜和酒要不要尝尝?”

醉,香,楼,宏正满意的点点头,来了几次,小子终于是有长进了,“你怎么不去追人,反倒找这来了?”

来人一展折扇,摆了个非常潇洒的姿势,“反正他最后会回到这里,我又何必满山去追。”

“,,,,,,,”宏正语塞,这不是长进了啊,这简直就是被重新通了智商那根弦啊。

伟晋对眼前这个一身白衣的家伙非常感兴趣,“你不冷吗?下着雨还用扇子。”

“这是风度!”来人“唰”地收了手里的扇子,酷酷的朝伟晋看去,将伟晋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露出恍然的表情,“这就是大嫂吧,我是王以纶,子闳的未婚夫。”

说着还要去握伟晋的手,被宏正一个眼神拦住了。

“什么?你说你是什么?”

“嘿嘿,我是子闳的未婚夫,我看了他的身是要对他负责的。”以纶略、略、略有羞涩的说道。

伟晋震惊的看向宏正,宏正却一手扶额,一副无话可说的模样。

“不,不是,那个,那个明杰,,,哎,你踢我干嘛!”伟晋正想说着话被宏正一脚踢在凳子腿上,跌了个趔趄。

宏正抬头望天当没听见伟晋的指控,“你连子闳竹马那关都还没过呢,就敢称自己是子闳的未婚夫了?”

刚才还意气风发满面春光的人顿时就蔫了,“他竹马欺负人嘛,要什么春天南方的雪花,夏天北方的桃花,冬天西方的雪莲,秋天东方的梅花,这是可能找得到的吗,他还不如直接说要六月的雪呢。”

“哈哈哈,是明杰能做出来的事。”

以纶瞪了一眼笑得欢实的伟晋,伟晋躲到宏正背后继续笑。

“你别吓他,他胆子小。”宏正摸摸躲在他身后的脑袋,“所以你打算怎么做?”

以纶晃晃手里的食盒,相当自信:“诺,美食投喂。子闳那么爱吃,应该会有用吧。”

“放弃吧,没有用的。”伟晋躲在宏正的背后,话脱口而出。

话音刚落就感觉肩上多了只手。

“啊啊啊!疼啊!放手啦!”伟晋马上嚎了起来。

宏正见状立刻反手握住了以纶搭在伟晋肩上的手臂,却在握住时心下一松,“你,,,,,”

“放了伟晋!”

说话的是子闳,后面还跟着看戏的明杰。

“子闳!你来咯。”以纶看到是子闳,立马松了手,又挣开了宏正的钳制,张开双臂就朝人家扑过去。

子闳侧身,躲了过去。

明杰见状直摇头,每次都是这个结局。

“你做什么!你不知道伟晋不会武功吗?”子闳在生气,明显的怒气让以纶有些不敢靠近。

“子闳。”宏正叫住了子闳。

“哥,他在欺负伟晋!你平时可以当他年纪小,,,,”

“子闳!”宏正打断了子闳要说的话,“他真的没有欺负伟晋,以纶他没有用力,我刚刚只是因为下意识的反应。”

“是啊是啊,真的不痛,我只是害怕嘛,他就那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了。”伟晋活动了几下肩膀又转了两圈来证明自己说的话的真实性。

子闳看看宏正,又看看一点事没有的伟晋,回头再看看一脸委屈的以纶,好像真的是误会了,“额,,,,,抱”

“抱!”以纶嘟着嘴举高高了手。

“我是说抱歉,不是抱抱!”子闳扶额,怎么就碰上了这么执拗的家伙,尤其是执拗于“抱抱”!男子汉大丈夫成天索要抱抱是什么鬼情况。

“哦。”以纶失落的收了手,“真的不抱啊。”

,,,,,“好了,来吧,让你抱一下。”

话一落,人便被熊熊的抱住。

“松,松手!”

评论(4)

热度(32)